当前位置: 首页 > 微型针孔摄像 > 律师 > 婚外情怎么取证离婚-老公出轨取证技巧大全_微客wpk8

今日订单

商品分类

微型针孔摄像
  • 4G远程摄像头
  • U盘微型摄像头
  • 包包暗访密拍
  • 笔式摄像录音
  • 车钥匙摄像机
  • 充电宝摄像机
  • 打火机摄像机
  • 吊坠项链摄像
  • 儿童看护录像
  • 工作牌摄像机
  • 户外运动摄像
  • 看字看屏摄像
  • 口香糖录像机
  • 蓝牙耳机录像
  • 领带针孔摄像
  • 帽子微型录像
  • 密拍器摄像机
  • 纽扣隐蔽摄像
  • 皮带隐形录像
  • 手表伪装摄像
  • 手环隐藏摄像
  • 手机针孔摄像
  • 数据线摄像头
  • 无线微型摄像
  • 鞋子街拍录像
  • 烟盒摄像头
  • 眼镜密拍摄像
  • 远拍王录像机
  • 伪装隐蔽监控
  • WiFi家居摄像
  • 插座隐形监控
  • 车载隐蔽摄像
  • 充电器监控头
  • 灯泡伪装摄像
  • 电筒隐蔽录像
  • 灯座摄像头
  • 风扇隐蔽监控
  • 挂钩隐形摄像
  • 计算器监控头
  • 开关隐形监控
  • 可乐罐摄录仪
  • 路由器监控头
  • 螺丝钉摄像头
  • 闹钟迷你监控
  • 视频头监控器
  • 水杯针孔录像
  • 剃须刀监控器
  • 温度计监控头
  • 文件夹监控头
  • 相框家用监控
  • 消防灯监控器
  • 烟感器监控头
  • 遥控器监控头
  • 野外狩猎摄像
  • 音箱隐蔽监控
  • 浴室隐蔽录像
  • 纸巾盒监控器
  • GPS定位听音
  • U盘定位器
  • 插座远程听音
  • 车载防盗定位
  • 充电宝追踪器
  • 充电器定位器
  • 电池定位听音
  • 吊坠项链定位
  • 对讲机听音器
  • 隔墙听音器
  • 挂钩远程听音
  • 计算器监听仪
  • 迷你定位听音
  • 手表式定位器
  • 手机定位监听
  • 鼠标远程听音
  • 数据线定位器
  • 台灯远程听音
  • 头盔定位器
  • 其它新奇设备
  • 防盗报警器
  • 反猫眼观察器
  • 反偷拍探测器
  • 呼死你手机
  • 微型录音设备
  • 微型无线耳机
  • 浏览历史

    婚外情怎么取证离婚-老公出轨取证技巧大全_微客wpk8 克斯秘密的摄像机 / 2019-12-18
    婚外情怎么取证离婚-老公出轨取证技巧大全_微客wpk8,巍信/QQ:130%4634%886,只保留数字,连接符不要。CCTV记者非正常拍摄通常选的是这款装备,拍摄很清晰、不容易被发现,详细情况请百度查询:微拍客wpk86

     

    (视频)侨杰夜视取证设备;微客wpk达朗取证伪装摄像头_淘宝数码街昨日,两位律师在会见邓玉娇后为她的遭遇悲伤得抱头痛哭。

     科硕秘密摄影机2018

    昨日上午,邓玉娇的母亲蹲在看守所门口焦急地等待着北京律师会见出来。

    广州日报522日讯昨日下午530分,两位代理律师夏霖、夏楠与邓玉娇结束一天会谈后,告知记者该案很可能出现重大取证失误。邓玉娇案发当天的内衣内裤至今没被警方提取,而是被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带回家中。而此时,已经距离案发有11天之久。

     

    律师昨日呼吁及时取证

    昨日下午,两位律师走出看守所后,大呼“丧尽天良、灭绝人性”。与上午会谈结果不同的是,夏霖律师一度痛哭失声,多次失态,当即要求媒体通过网络发送一份“求救”信息:“我向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老师,什么老师都可以。

     

    或向贵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物证鉴定专家刘开来求助。请大家通过网络赶快找到他们,请他们赶快答复。这里有重要的技术问题,事发11天以后,残留在乳罩、内裤上的指纹或其他物证还能否找到、监测提取。这边地处南方长江边上,潮湿山区,内衣内裤均为纱质面料。”

     

    据两位律师所说,在下午的会谈中,邓玉娇陈述了案发当天的具体细节。据她说,案发之后,她换了一身衣服,随后被警方带到恩施优抚医院。而她换下的衣物则被母亲带回家中。到记者截稿时,警方并未到她家中取证。

     

    因为只是侦查阶段的律师,没有调查取证权,所以夏霖说:“我要求他们立即去取,他们没有给予明确的答复,说要请示领导。他们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去及时封存这份证据,如果不及时去封存,根据我的职业判断,这些证据就会消失掉。”

     

    他们只有恳求巴东警方把证据及时封存起来。如果还不及时封存,证物就会消失在人间,指纹等物证就会消失掉。因为取证有一定的时效性,现在的指纹提取,都是有难度的。

    她明确表示受到性侵犯

     

    夏霖律师说,在会见邓玉娇的过程中,邓玉娇明确说出了自己受到性侵犯的一些情况。他还发现,巴东警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提取510日那天案发时的内衣内裤。

    昨晚9时,两位律师经过与巴东县刑警大队两个小时的交涉,他们的请求还是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视频)侨杰夜视取证设备;微客wpk达朗取证伪装摄像头_淘宝数码街邓玉娇告诉代理律师,案发当天,她一直被羁押在野三关镇派出所,并没有被送到巴东县派出所。512日,警方把邓玉娇直接从野三关镇送到恩施优抚医院。因此,邓玉娇当天的内衣内裤一直没有更换。

     

    到医院后,邓玉娇因为要换医院的病服,母女俩都不知道情况,邓玉娇换下来的内衣包括外套,全部交给了她母亲。到现在为止,邓玉娇的衣物还在她母亲张树梅家中。

     

    本来张树梅应陪同律师会见邓玉娇完毕,但张树梅却被警方带回家中,取走了邓玉娇平时服用的药物。而张树梅的家在野三关镇,离巴东县城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两位律师急忙告知张树梅保存好家中所有证物。

     

    当晚,律师要求见当地有关负责领导,请求保护证据,均被告知此案由专案组办理。最后安排了巴东县刑警大队的负责人李队长会见了他们。

    夏霖律师在刑警大队笔录了一份报告,主要报告了一个重要情况:邓玉娇的胸罩和内衣到现在还没去提取。

     

    “如果这份证据能保存下来,邓玉娇是否被强奸,所有真相都会大白于天下。”两位律师说道。

    未见她有精神异常

     

    5·10案件发生后,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两位律师免费担当了邓玉娇案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两位代理律师517日到达巴东后,经过3日等待,终于接到巴东公安局同意会见邓玉娇的通知,并于昨日上午930分,首次在巴东看守所见到邓玉娇。

     

    案发后,邓玉娇就被送往恩施优抚医院,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立案的邓玉娇于519日下午被警方带回巴东县看守所。两位律师昨日上午在看守所见到邓玉娇。夏霖律师上午结束会见时,从看守所出来打了一个“V”字形的手势,“总的说来,今天还算顺利”。

     

    “与她交谈过程中,她逻辑清楚,一点也看不出她有精神异常。”律师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邓玉娇代理律师夏霖描述,邓玉娇状态良好,思维敏捷。

    邓玉娇目前被公安局带走,送入恩施医院里等待精神鉴定。在视频里,她哭着喊:"爸爸,有人打我。"(视频)侨杰夜视取证设备;微客wpk达朗取证伪装摄像头_淘宝数码街


     

     

     

     

     

    (共0条评论)用户评论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